IMG_5565.jpg  

到今天我才知道,原來我骨子裏是存有真心熱愛豬五花的隱性基因呀!!

可能小時候家裡不常吃五花肉,來美國後美國的豬肉腥羶味又重,所以我對它一直沒有太多的熱情,直到遇到了傑米先生的葡萄牙霹靂辣味烤豬五花,才讓我重新正視它的存在。

會做這道Rillettes,主因是被照片上那滿滿的油膏吸引,進而閱讀文章得知就是要從冰箱拿出後直接抹在麵包上吃,這讓我很好奇難道不會油膩嗎?

食譜來源:At Elizabeth David's Table, page 36,Rillettes。

IMG_5538.jpg  

大約一磅重的五花肉去皮切塊,加入蒜末,新鮮百里香,海鹽,黑胡椒,和一點點ground mace (荳蔻皮粉),入烤箱低溫約華氏275,烤1.5小時或直到肉質軟嫩,但要注意不要烘烤過頭,把肉烤乾了。書上說五花肉塊會 swimming in their own fat,可以想像那畫面嗎?肉塊在肥油裡面游泳?那會有多少肥油呀!!這次超市的五花肉都偏瘦,我很怕達不到那個游泳的效果,所以聰明煮婦我就把烤豬皮的油也存下來了。

IMG_5540.jpg  

要是以前,切下來的豬皮大概會被我扔掉,現在的我可是學會好好利用和愛惜食材。

同場加映葡萄牙霹靂辣味烤豬五花,前段需要高溫烤脆豬皮的時候,把切下來的豬皮也一起丟進去烤脆脆,順便逼出油脂。

IMG_5551.jpg  

 

IMG_5543.jpg  

五花肉塊混入烤豬皮的油脂然後進烤箱低溫烘烤。

IMG_5544.jpg  

肥油真的不太夠,即使我中間翻面無數次,還是不能避免的有些烤乾掉。

IMG_5546.jpg  

用叉子將肉撕成碎條狀。書上說了,如果不好撕的話可以用切的,但是除非量大,否則儘量不要用電動攪拌機,那樣會打太碎,影響口感。

IMG_5549.jpg  

撕碎後連所有的油脂放進陶製小碗裡,肥油實在不多沒有蓋滿全部的肉。忽然想到,這種陶製的碗,毛孔較粗,容易吸入油脂的味道,如果連放幾天,我怕陶碗會殘留餘味不好清洗,所以又換了個瓷缽。

IMG_5570.jpg  

隔天從冰箱拿出,確實成品和食譜書上的照片有些出入,少了那滿滿的油膏,本來有些小小失落,不過還是認真的把法國麵包拿去橫紋鍋烤熱(我知道這時一定有人要跟我炫耀她有K牌包包)。

昨晚豬肉還是溫熱時我有試吃一小口,老實說沒有太大的驚豔,可是今天有點微冰的抹肉醬搭配烘烤過香酥脆的麵包,麵包的熱度還不足以融化肉醬的油脂,但就是那入口的冷熱衝突感反而令人嚇一跳的好吃。也就是在那個moment,我認知到我體內存有熱愛豬五花的基因了。

IMG_5580.jpg  

學大家來個一口照!!結果蘋果先生說放這張照片不好吧!我問為什麼??他回這樣人家會以為妳的嘴巴怎麼那麼大...............真是OOXX,我知道一定是我怕他膽固醇高,不給他吃,所以他挾怨報復,有必要那麼機車嗎~

事後心得:下次是否應該蓋錫箔紙烤,避免烤乾(當然買到肥一點的豬五花應該有幫助),或者用小一點深些的烤盤,讓肉肉大概放個兩層,烤出的肥油才可蓋住較多的肉塊。

做完後才想到問問咕狗先生,其他人的作法,發現有人會加水或高湯讓五花肉被湯汁完全覆蓋,避免烤乾,烤後將混合油脂的湯汁瀝出,分離出油脂,將撕好的豬肉放入碗裡,再加入分離出的油脂儲存冰箱。還有一些作法是放入很多香料,甚至是紅蘿蔔,芹菜,洋蔥....等蔬菜。

我喜歡伊麗莎白大衛的食譜,食材簡單,作法不複雜,原汁原味,真是美好!

 

  

 
 
創作者介紹

Miffy2的生活札記

Miffy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